三色鱼丸子

您安,这儿虞绾轻。
人傻可调戏,身处非洲向往欧洲。

当刀剑男士有了副业

#ooc预警
#渣文笔
#突然开启的脑洞
#感觉并没有什么意义的文
#b萌日本场请给刀刀们投票!!!
这儿绾轻,欢迎来戳w

药研藤四郎x医生
街角开了一家诊所,窗玻璃擦拭得干干净净,白色印花窗帘一直垂到地面,窗台上摆着一盆青玉似的芦荟。总体是个让人赏心悦目的诊所,所以来看病的人也出奇得多——甚至每天都能排起长队。
真是令人费解。药研揉了揉太阳穴,看着屋外阳光有些刺眼,便又把窗帘拉上一点,顺便看看排着队的年轻女孩们,似乎明白了什么。
“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这个星期你已经来了第四遍了。昨天是胃痛,前天是偏头疼,今天是牙疼。”
药研把眼镜又往鼻梁上推了推,抬起头看着病人的眼睛,接着说道。
“但是,明明很健康。”
面前的女孩心里一惊,紧张得揉皱了衣袖,支支吾吾却什么也解释不了。药研无奈地勾了勾唇,有些抱歉地把病历卡还给窘迫的病人,站起身送她离开后把“停业”的木牌挂上门,自言自语道。
“啊啊,到底是来看医生的,还是来‘看’医生的呢?”

加州清光x美妆博主
不需要出阵的日子里,清光总是喜欢捣鼓妆台上各色的瓶瓶罐罐,每天尝试着不同的妆容,然后自拍一张传到微博上。久而久之,微博上多了一个名为“加州阳光”的美妆博主。
皮肤是牛奶色的,羽睫微卷,细眉微扬再加上嘴角的美人痣,骨节分明的双手以及每天都要换一个色的指甲油。“简直就是天使!”几乎每条微博下都有这样的评论。只可惜,“加州阳光”从来不面基,也不出席任何漫展。
直到有一天,某个宅男粉丝鼓起勇气发来一条私信。
“女神女神,有男票了吗?”
清光愣住几秒,看了看微博中的自拍,又对着镜子照了许久,指尖迅速在键盘上摁出几个字。
“嗯?我这么可爱当然是男孩子呀。”

和泉守兼定x爱抖露
和泉守完全就是一个上街买东西都能被小姑娘要电话号码的人。转头间长发被风扬起,发尾扫过姑娘们心里柔软的一角,红色发绳应景地滑落,嘴角上扬一个恰到好处的温柔弧度……
“喂,我说堀川,不要看这种文章。”和泉守丢了个抱枕过去。此时此刻的他正坐在沙发上享受难得的空调,从迷妹中逃出来简直比出阵还累。
堀川侧身躲过抱枕,任凭它在沙发上弹了几下,然后落在地板上。他乖乖合起书,打开电视。电视里正巧放着和泉守接受采访的录像。
“下一个问题,和泉守陪女朋友逛过街吗?”记者举着话筒,眼中满满的八卦之光在闪烁。
“我没有女朋友。只和他逛过街。”电视中的和泉守一手揽过站在自己后方的堀川。
“如果有女朋友呢?我们假设一下嘛。”
“事先说好,我不会帮她付款的。”

大俱利伽罗x黑社会老大
社会上不良人士有点多,但是现在完全不必担心了,因为大俱利伽罗才是他们的老大。
说实话大俱利伽罗本人也不明白,为什么那一群染了毛叼着烟的花臂男看见他就趴下来喊大哥了,结果就这么顺理成章地变成了黑社会老大。他明明只是看不过那些大老爷们儿虐待一只小猫咪,上前瞪了一眼就把他们吓着了。据说是因为他的肤色和可怕的龙纹身,也有人说是因为他眼中的杀气,还有人指了指他泛红的发尾。总之,大俱利伽罗对于这些人只有一句话。
“想搞好关系还是去找别人吧。没什么事的话就别管我了。”

鹤丸国永x搞事主播
鹤丸在某直播app上注册了一个账号,名字叫做“白鹤不搞事”,每天不定时直播搞事。
从此以后本丸再也不安宁了,今天是莺丸的茶水中被放了芥末,明天又是小狐狸的毛被剪了。本丸的田地里出现了巨大的动物脚印,小狐丸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编起了麻花辫。当众人黑着脸找到鹤丸时,他正抱着五虎退的小老虎们直播。
“哈喽,我是你们的鹤先生。等下直播给大老虎系蝴蝶结哦!老铁们双击评论666,关注走一波啊。”
“感谢‘小天狗’送的礼物,谢谢!”
“谢谢‘安定今天异常安定’送的游艇,么么哒!”
第二天,鹤丸在众人的一致要求下被主公选中进行了远征,内容是奥州合战。

烛台切光忠x餐厅厨师
街角的诊所对面开了一家名叫“妈妈的味道”的餐厅,排队看医生的姑娘们也经常去小厨房里坐坐,点一两份甜品吃着,顺便聊聊诊所里的帅气小医生。
味增汤、照烧鸡腿饭、豆乳盒子蛋糕、牛奶卷、寿司、三文鱼刺身……所有菜品都出自烛台切之手,所以备受好评。但出乎他意料的是,人气最高的却是一道点心——牡丹饼,几乎每个进店的人都会点一份来尝尝。
事实上烛台切也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喜欢牡丹饼,就像大俱利伽罗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黑社会老大一样。不过在他看来,既然有人喜欢,原因也就不重要了。在博多的帮助下,餐厅的生意也越发红火起来。
“本店特色牡丹饼限量出售!更有红豆馅大福买一送一!千万不要错过本次活动哟!”

论刀剑男士如何迎接回到本丸的主公

#ooc预警
#渣文笔
#尝试写小甜饼但好像失败了
#b萌日本场请给刀刀们投票!!!
这儿绾轻,欢迎来戳/笔芯

今剑
“主公说,回来就会陪我玩游戏。”
“嘻嘻,和尚们说和我玩耍可是会引火上身的呢。但是主公就不会啦,因为我最喜欢主公了。”
坐在岩融身边,语调极其轻快地告诉他自己对主公有多么期待。身旁高大的影子伴随着夸张的笑声落在木板铺成的台阶上。
很快听到门打开的声音,兴奋地跳起来冲着岩融挥挥手,然后一路蹦蹦跳跳跑到门口。脚腕上的铜环相互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,如同小孩子的笑声。红色眼眸中藏着亮晶晶的星星,流海随着身体的起伏而飞舞,随即开心地喊起来。
“主公大人!欢迎回来哟!”
——《有主公大人陪着真好啊》

笑面青江
今天轮到自己来迎接主公回家么?真是回来的越来越晚了。分针和时针巧合般重叠在一起指向数字十的时候起风了,树叶悉悉嗦嗦地响。
多年前也是这样一个夜晚,面上挂着骇人微笑的女鬼不断前进,被前主人一刀斩下,自己也得了“笑面”这个名字。嘛,还真有些怀念。
慌乱的脚步声从草地上传来,迎面便是主公一脸撞到自己怀中。
看着她惊恐地推开自己,藏住了眼中的泪水却掩饰不住飞上面颊的红云,轻轻地笑起来。
“哦呀,被吓到之后就这么主动了吗?还是说在这样的夜晚,主公才会对我感兴趣?”
——《终于禁不住引诱了吗,主公?》

压切长谷部
早早候在本丸的大门口,看着主公逐渐走近,嘴角也不由地勾起。刻意学习了好久的绅士礼,还是从主公给的杂志上看到的。听说,女孩子都会喜欢这种礼节。
左手贴在腰后,右手自左胸向右下方摆出一道优美的弧线,身子向前倾斜15°。
门被推开时温柔的声音恰好响起,西斜的日暮不偏不倚在地上铺起金红色的地毯,温暖伴随着惊喜到脸颊微红的她一齐进入屋内。
“欢迎回来,我的主。”
——《巴形那家伙这次输定了,主公是我的》

鸣狐
原本慵懒地趴在自己肩上的小狐狸突然亢奋地跳落在地上,抖动着身上黄白色的毛,然后惊喜地叫着主公。
“呀呀,是主公回来了。鸣狐,主公回来了哦!唔,因为鸣狐非常不擅长和别人相处,所以由我来代替他说‘欢……’”
淡淡地看了一眼小狐狸,示意它回到自己的肩上。双眸好似两汪秋水般清澈,却依旧平静。伸手接过主公解下的斗篷,把表面的积雪抖落后挂在壁炉边烘着,然后在小狐狸惊讶的目光中轻轻吐出几个字。
“欢迎回来,辛苦了。”
——《主公,不是别人呢》

鹤丸国永
掐准了主公回来的时间,轻手轻脚地避开其他人,躲在门后不时探出脑袋张望着。因为长时间躲在门后,鼻尖甚至渗出了薄薄一层汗。
就在自己第二十三次想要伸出头时,门”吱呀”一声被推开。一,二,三。心里小声数着,然后猛地窜出来,从身后抱住她。
“哇!哈哈哈哈……”
在她耳边留下一串得意的笑声,像极了恶作剧得逞的小孩子,然后揉了揉她的头算是安慰。柔软的发丝在指尖散发出柠檬水的清香。
“吓到了吧?啊呀,抱歉抱歉。”
尽管嘴角挂着的笑意收起不少,金色眼瞳中仍旧藏不住狐狸般的狡黠,“嘛……欢迎回来。”
——《喜欢吗?这是今天的惊喜》

三日月宗近
樱花开了,粉红色的花瓣打着卷儿落满整个本丸。主公突发奇想泡出的樱花茶,硬是往自己房间送了好多。虽然有些苦涩,樱花的香味却被很好得保留了,真是个细心的小丫头。
不过,今天也轮到自己这个老爷爷来迎接小丫头了啊。记得她说过最喜欢自己的笑,因为弯起来的眼眸中,新月总是格外明亮。
于是捧起茶杯,袅袅白烟中对着刚进屋的人温柔一笑。
“小丫头今天提早回来了吗?真是体贴我这个老爷爷呢。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。”
——《甚好甚好》

萤丸
因为担心主公于是跑到本丸门口,却因为侦查太低而找不到路,只能倚着大门边的石灯笼坐着,身体缩成一小团,影子却被微弱的光无限放大。
主公今天回来得好晚呢,太阳都落下西山了还是不见人影。装有几只萤火虫的玻璃瓶静静倒在怀里,明黄色的光点忽明忽暗。
惊讶的声音从上方传来,迷迷糊糊地抬起头,看到熟悉的面庞立刻清醒过来,站起来的同时不忘将装着萤火虫的玻璃瓶送到她目前。
“回来了呢,主公。这是萤丸特意抓的萤火虫哟,很漂亮吧?”
——《对主公的喜爱,也是拥有治愈力量的光芒》